你带五百人前去搦战

虽然在舅舅的城堡里已经当了近一个月的女王,但琳达下达的“杀回卡斯比亚,救出父王和哥哥”的旨意始终没有得到执行。“以现在阿萨斯城堡区区两千人的兵力无异于送死,还请女...


虽然在舅舅的城堡里已经当了近一个月的女王,但琳达下达的“杀回卡斯比亚,救出父王和哥哥”的旨意始终没有得到执行。“以现在阿萨斯城堡区区两千人的兵力无异于送死,还请女王陛下暂时忍耐。”瑞西米洛是这样说的,并且得到了弗兰等所有人的一致赞同。“这样的女王不当也罢!”每次琳达听见诸如此类的话都要把头上临时打造的王冠掷在地上。而瑞西米洛总是笑盈盈的拾起,小心翼翼吹掉上面的尘土:“这是镀金的,摔多了会不好看。”另一方面,伊恩已经正式成为了弗兰的老师。“首先要了解召唤术的历史由来,最初是没有召唤师这个职业的,它可以说是魔法师的一个分支,当初一部分对长久练习魔法没有毅力的年轻人偶然发现,利用召唤魔法的原理不仅可以控制风雷水火等自然元素,还可以从另一个空间召唤出一些奇异的生物,这些生物大部分有着强大而神秘的力量,召唤者利用自己的魔力控制着异生物的意识,当魔力用尽时,异生物便会返回原本所在的空间,这就是魔法召唤,也就是文召唤,这种召唤对使用者自身的魔法能力要求很高。”“老师就是属于魔法召唤的使用者吧?难道还有其它的……”“没错。对于剑士等一类没有魔法或者魔法能力不太高的人来说,绝大多数人是使用契约召唤,就是所谓的武召唤。顾名思义,召唤者将魔物击败后与其定下契约,供自己驱使。”“嚯,那么最强大的召唤物应该是洛姿神兽吧。”弗兰的脸上浮满了惊羡的神情。“除去终极召唤的话,在迄今为止所能发现的召唤兽当中洛姿神兽的确是最强大的。”“终极召唤?”“那只是一个听起来很象回事的传说,据说在克里斯特大陆最隐晦的四个角落散落着四件神奇的魔导器,腥红蜡烛、暴雪之石、半月银琴和水晶短笛。”“都是些什么东西呀,听名字好象很好玩的样子。”“可不止是好玩。腥红蜡烛可以唤醒沉睡的火魔利非尔特,暴雪之石是用来召唤冰川女神希贝尔,而抚响半月银琴的人,精灵女王尤莉莎将满足他的一个要求。”“任何要求她都会答应吗?如果有人要求和美丽的精灵女王共度一宵呐?”“只要精灵女王做得到的事情,我想是的吧。”“哇哦……”弗兰啧了啧嘴唇,“那么水晶短笛呐?”“水晶短笛……”伊恩的表情变得严肃而深沉,“没有人知道它的作用是什么,我也只是在著名的吟游诗集《聆听水晶的心跳》里听说过:吹响透明的短笛,聆听水晶的心跳,终会光明的黑暗,是经历着黑暗的光明……”曾经是兰提斯领主的阿萨斯城堡,在短时间里两次更换了它的主人,这样的变迁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一个拥有五座城池的小国君主,他正用贪婪的目光打量着地图上的阿萨斯城堡。小国瓦尔努拉,与阿萨斯城堡只隔着密斯河支流之一的西特河,国王皮斯内斯大概认为兰提斯领主的死可以让他名正言顺的借助讨伐篡位者的旗号取下这座觊觎已久的富饶小城,于是亲自整点骑兵两千人,枪兵五千五百人,弓箭手五百人共八千名士兵,搭船直接越过西特河,由于根本不把弱小的对手放在眼里,就背对着河流在阿萨斯城堡不到五十里的地方驻扎了下来,然后嚣张地派使者下了一封劝降书送往阿萨斯城堡。“这位‘伟大而英明且帅气的瓦尔努拉大帝’是何许人?”瑞西米洛看完劝降书上的落款问。议会厅里有旧官吏站出来解释道:“那是个拥有五座小城的贪婪君主,瓦尔努拉国就在西特河的对岸。”“只有五座城池却号称什么大帝,脸皮还不是一般的厚,那么他所说的三万大军顶多不过一万左右吧。”“可是就算如此,也比我们的两千人马多出很多倍呀。”女王面有惊恐的说。“这个请放心,再多的士兵,没有好的统帅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这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机会?”“六座城池虽然不算多,但足以让陛下成为名副其实的国王,戴纯金的王冠了,我们也可以混个象样的职称。”“你的意思是……”“送到嘴边的面包,陛下不会只想咬一口吧,全部吞下去不是更爽。”“喂!你好象搞错了。”一旁的索塔终于忍不住反驳瑞西米洛,“现在是人家大兵压境,你都已经灭掉对方的国家了,自信是好事,可过了度就成自负了。”“是吗?骑士大人,你是认为我们没有胜算咯?”瑞西米洛微笑着反问。“这……”索塔无言以对,作为骑士是不能轻易说出自损士气的话,但双方兵力上的悬殊又是显而易见的。“依我看来,对付这样一个无能小国的贪婪君主简直易如反掌。”瑞西米洛的话刚出口,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投射在他身上,而每只眼睛里都清一色的写着同样的单词:怀疑!没有人知道他的自信是从何而来, 香港挂牌平特一肖也没有人了解那只黑色眼罩下面隐藏着多深的智慧, 香港六合平特一肖论坛这个曾经因人妒忌而被追杀的军事天才, 香港一肖中特网站正试图用一种新的方式证明自己的能力, 香港内部资料平特一肖一码那就是扶植起一个强大的新国家。“把你的计划说来听听吧。”伊恩率先打破了众人的沉寂。“我并没有什么计划。”瑞西米洛摊开双手,“策略是根据战事的变化随机而生的,但前提是士兵必须完全服从我的命令,那么三天内就可战胜对方。”女王表情严肃地沉默了一会:“瑞西米洛,你曾经的名声让我不得不相信你,你现在的口气又让我不得不怀疑你,在如今强弱明显的形势下能说出这样的话,那人要么是不怕死的疯子,要么……就真是个天才!你属于哪一种呐?”这是弗兰第一次看到琳达用这样成熟的表情说出这样的话,有种专注的美,更让人在她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作为女王的威严,随着日后不断的经历与成长,这种威严在琳达的身上显现得越来越明显,渐渐成为一种仿佛与生俱来的气质。“有点疯狂的天才。”瑞西米洛丝毫没有谦虚的意思,“疯狂可以看作勇气,天才则代表着智慧,这世上还有比配合智慧的勇气更可怕的东西吗?”“那你就试试吧,希望我们的生命不是换取你疯狂的代价……”就连瑞西米洛也无法相信女王会如此信任地说出这样果断的话。“可是陛下……”索塔的质疑被女王的呵斥打断了。“难道你有除投降以外更好的办法?”“没有……”索塔低下头不再言语。弗兰用惊讶的眼神望着这个曾经天真烂漫却又爱舞枪弄剑的女孩,是什么让她仿佛一夜长大,突如其来的亡国变故吗?“有女王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瑞西米洛转身对着众人,“骑士索塔,你带五百人前去搦战。”“五……五百人……你不是想公报私仇吧?”索塔叫着。“军令在上,岂容你胡言乱语。我只是要你去搦战,并不是要你去拼命,只需支持一小会就主动败退,回来以后我会给你记上一功,如果你敢打赢的话,军法处置。”“这……这是哪门子事,输了记功,赢了反倒挨批。”索塔嘟囔着领了军令,心里却满肚子窝火。当他领着五百骑兵出城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大骂起来:“这家伙肯定是徒有虚名,高手公式资料要不就是冒牌货,什么军事天才,有谁可以证明他就是瑞西米洛,除了那个瞎子,他可是个瞎子哎……”就这样一路边走边骂,不知不觉已经隐约看见瓦尔努拉国的军营了,索塔看了看身边稀稀拉拉的人马,紧张地吞了吞口水。瓦尔努拉军营里,早已有士兵将军情禀报国王皮斯内斯。“敌人大概有多少兵力?”“据我观察,也就几百人吧。”“哈哈哈,果然不出我所料,这点人马也敢主动出击?把我的盔甲拿来……”皮斯内斯亲点了五百名骑兵和一千名步兵出营来应敌。索塔也不搭话,直接挥军交战,杀了不一会,索塔便下令士兵们将旗子丢下后撤退,由于索塔带的全是骑兵,对方也没有派弓箭手出战,所以撤退的速度很快,几乎没有什么损伤。“陛下,要不要去追?”有军官问。“不必了,今天先叫他们尝点厉害,明天我要率全部兵马一举夺下城堡,哈哈哈……”得意洋洋的皮斯内斯回营后下令分发美酒好肉犒劳军士。索塔回到城堡,清点人马,损失了有十数骑,之后边来瑞西米洛处回复军令。“很好,辛苦了。”瑞西米洛转身对弗兰说道,“你今晚带三百人去偷袭对方军营,如果有埋伏,就立即回头,如果对方没有防备的话,就象征性地骚扰一下后撤退,不得贪战,听清楚了吗?”“是。”弗兰虽然疑惑,但没有象索塔那样牢骚满腹。那边,瓦尔努拉国王正在和士兵们畅饮,有部下提醒道:“我军初到,陛下还需谨放敌军夜晚偷袭。”“没事,我军势大,他那点毛毛雨要是敢来偷袭岂不是自投罗网。”皮斯内斯满不在乎的说。夜晚,当弗兰率领三百名身着黑色轻装的士兵前来夜袭的声音吵醒瓦尔努拉国王的时候,他慌忙将床下的短剑抽出,穿着睡衣就冲出营帐呼唤着他的卫兵,就当他冲出去不久,喊杀声却渐渐消失了。“怎么回事?”皮斯内斯惊魂未定。“陛下,数百名敌人来偷袭,但见到我军人数众多,居然又退缩回去了。”“哈哈哈,我说什么来着,那些家伙还真是不自量力。”弗兰完成任务后回到瑞西米洛那里,他好奇地问:“接下来我们该干什么?”“接下来嘛……”瑞西米洛说了句让在场人都大吃一惊的话:“向敌人投降。”“什么?!”……“我还没说完呐,当然是诈降,由女王陛下亲自迎接他入城。”“那样太危险了,要是被识破怎么办?不行,绝对不能让陛下冒这个险。”弗兰神情坚决的说。“又来了不是,我还没说完呐,当然是派个假女王去啦。”“假女王?”“没错,我们这里谁长得最象女人?”瑞西米洛边说边坏坏地望着一旁的伊恩。“唉……”伊恩象预感到什么似的叹了口气,“为什么你总是针对我,每次有危险的事情老是想到我。”“你错了,我可没针对什么人,只不过你最适合罢了,要不我们来个公平投票,赞成伊恩扮成女王的请举手……好的,那么赞成索塔假扮女王的请举手……好了,二十三票对一票,压倒性的通过由伊恩来扮女王陛下。”弗兰安慰地拍了拍索塔的肩膀:“可以把手放下了,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效忠的机会。”“事实上我们这里最有把握把匕首架在瓦尔努拉君主脖子上的人就是你了。”“对方难道会蠢到毫无防备的来纳降?”伊恩问。“当然不会,只是再怎么小心,谁又会想到一个美丽柔弱的女王会有如此敏捷的身手呐。当你成功把匕首贴到他脖子上时,他的国家也就属于我们的女王陛下了。”“这招只能用来欺负连魔法师都没有的小国君主了,也不怎么高明嘛。”“我注重的是实用效果,对不同的对象采取不同的策略。”事实证明这招果然管用,连胜两阵的皮斯内斯几乎没有过多怀疑女王投降的诚意,而他身边也没有一个身手快到可以阻止伊恩的侍卫,就这样,为了保全性命的瓦尔努拉君王下令他的士兵们全都投降,并被迫答应让位给琳达女王,一路上接收了四座城池,而唯一一座拒绝投降的城市便是瓦尔努拉国的都城尼格罗,负责留守王都的皮斯内斯的亲弟豪尔在给哥哥的拒降书上这样写道:“致朕懦弱无能却又野心勃勃的兄长:你是瓦尔努拉王族的耻辱,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可以放弃几百年的家族领地和荣耀,朕已在列位忠心耿耿的大臣推举下取代你成为新的瓦尔努拉君主,担负起复兴国家的重任,纵观兄掌权以来,能力有限,国力停滞不前,朕自认比兄更有治国之才,却因为比兄晚出生几年恨不得志,兄的无能已经愧对瓦尔努拉至高无上的神圣王座,也许兄在高贵的王座上唯一做过的事就是放过几个屁而已,如今朕要先击退来犯的侵略者,而后再审判兄长亵渎家族的罪名。瓦尔努拉王国君主豪尔一世钦此”“看的出来,你的弟弟要比你贤明的多。”瑞西米洛在一旁讽刺着皮斯内斯,“好吧,那就让我们一起看看他能坚持多久吧。”“你们必然小看了我弟弟,他骂的对,我是怕死,你们用计赚了我,却骗不了他,只要有那个人在,就绝对战胜不了我弟弟,哦不,也许你们都会死在这里。”“那个人是指谁?”弗兰追问。皮斯内斯没有回答,只是嘴角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

原标题:上下限差别最高的英雄:要么神如天兵,要么花拳绣腿

,,香港平特一肖论坛

相关文章